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回页游 » 正文

口述:大哥总不在家,我帮寂寞色嫂嫂解决生理需求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2-13 00:44:05  

我叫宋培宇,生于一个平凡的小康之家。家父任职银行经理,家母担任小学老师,上面还有个大八岁的兄长。我十岁时,大哥就赴外地求学,毕业后于k城找到一间食品公司的工作,便在当地安身落户。

两年前,大哥突然到法院办公证结婚。事前毫无征兆,完全出乎家里意料之外。之后,他趁着一次假期把爱妻带回家,我也度见到大嫂:原来她是大哥公司的同事,长得面目清秀,五官端正;身形体态婀娜多姿;个性温柔贤淑,应对进退颇为得体。

没多久,父母就对这媳妇感到十分满意,我也羡慕大哥能娶到美娇娘。虽说婚姻成立已是定局,但传统礼数仍不能免。于是,就在农历新年前,挑一个黄道吉日,补办婚宴款待亲友。

等到一切都忙完,年也过了,大哥、大嫂返回工作岗位。身为学生的我则继续拾起书本,努力课业。终于,皇天不负苦心人,十八岁那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取历史悠久的名校─l大学,父母为此高兴了一番。

更巧的是,校区就在k城近郊,离大哥家不远。 母亲特地打电话通知大哥,要我之后就住他们家。所幸大哥家里空间宽敞,所以当我拖着沉重的行囊来到他家,一间空房早就整理好了。

这时再见到大嫂,已怀孕近七个月;而为专心生产,她向公司请了产假。 等学校开学,开始崭新的大学生活后,我的活动重心除校园外,就是大哥家了。

放学回家,大嫂会不辞劳苦,准备好丰盛菜肴,等待我和大哥享用。平时生活起居大小事,她也会特别关照我。 我相当感谢大嫂,想自己毕竟给人家添麻烦,总不好意思成天就只“茶来伸手,饭来张口”;加上大嫂挺着大肚子,行动不甚方便。因此只要有空,我便会帮忙打理家务。

某周六早上,大哥人在外地工厂出差视察,我和大嫂两人在家打扫环境。因为怀孕的缘故,大嫂每做一阵就要休息一会,额头上早已汗涔涔。她抖抖宽松t恤领口想让自己凉快些,但不断冒出的汗水浸透了衣服,粘腻地贴在身上。大嫂交代我收拾善后,便回房间换衣服。

我悄悄跟上前去,现房门并没有关紧。透过门缝往里瞧,大嫂背对我脱去t恤,也褪去下身的短裤,只穿着白色胸罩和内裤。 看着大嫂的背影,全身肌肤光滑白皙。虽说有孕在身,身材略显丰满,但圆润的曲线增添了成熟的美感。她拿起一条毛巾,细心擦拭身体上的汗渍,接着转过身来:双峰坚挺而饱满,两团肉球彷彿快要撑开胸罩般,在身前晃动;隆起的腹部硕大而浑圆,上头没有一丝皱纹。 看着如此曼妙的女体,我下身慢慢硬、升起。大嫂换上浅褐色连身裙,向门口走来;我连忙闪到客厅,手上继续工作,当作什么事都没生。

当晚大嫂洗澡时,我又躡手躡脚来到浴室门外。隔着门,便传来“淅淅沥沥”的冲水声,还有她轻哼小曲的声音。我把目光转向门外的洗衣篮,看见堆迭在最上面的,正是大嫂刚换下来的衣物。

伸手拾起胸罩,指尖感觉到上头还残存些许温热;而捡起内裤,现裤裆处微微湿润。 拿近一闻,女性特有的味道扑鼻而来。这下不得了,裤子里的宝贝又开始充血、膨胀。

此际浴室里水声停止,料想大嫂已经在穿衣服。为避免被当场撞见,赶紧把东西放回原处,快步回房。那夜,我躲在被子里,幻想大嫂的裸体,手淫了好几次。

过了数周,一个星期三,我为了准备随堂报告,在图书馆忙到晚上九点多才回大哥家,进门却现客厅一片漆黑。大哥因为公司客户来访,少不得要应酬招待,大概半夜才回得来。那大嫂呢?

“这么晚了,能去哪呢?” 我正满腹狐疑地走回房间,看到大嫂房间透出光线。我推门进去,惊见她浴袍敞开,底下只穿着黑色缇花内裤,一手放在丰满胸部,一手伸进内裤忘情抚弄着。

大嫂见我莽撞出现,吓了一大跳,“啊”的一声,连忙拉紧浴袍,满脸通红,不敢正视。我当下也大窘,连声说道:“对不起,对不起!”急忙退出房间。

几分钟后,才整理好情绪,来到大嫂房间。这次记得敲门了。我说道:“大嫂,我进来囉!” 一进房,大嫂已穿上一套粉蓝色睡衣倚在床头。我再度为刚才的冒失鞠躬道歉,大嫂连忙说道:“没关系,没关系,其实…我也有错。”说完又低下头去。

看大嫂羞红的脸,原本就很漂亮的面容,现在更显娇美。我望得出神,好一会才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。我鼓起勇气问道:“大嫂…妳…妳刚刚…是在…那个吗?” 大嫂身体震了一下,猛然抬起头。

她的脸涨得更红,双唇微微抖动,好像想说什么,却又难以启齿,最后别过头去,轻轻点了点头。我继续问:“大嫂,莫非…妳觉得寂寞吗?”

大嫂顿了半晌,才开口道:“自和你大哥结婚以来,我们俩双宿双飞,幸福的很。但怀孕之后,他就很少碰我。最近公司里又忙,老不在家。夫妻在一起的时间变少,我又是个不喜欢寂寞的人,所以只好…”讲到这,她再也说不下去。

我说道:“大嫂,其实…其实这也没什么嘛!”说话间,我把手缓缓搭上大嫂的肩头。 大嫂轻轻挣脱,说道:“看你,一副不老实的样子。其实我本来要做的是这件事。” 大嫂从床边矮柜抽屉里拿出一瓶乳液。

“这是给孕妇使用的。” 大嫂说道:“每天抹一点,可以避免妊娠纹生长。我肌肤之所以这么光滑,全拜这每日保养所赐。”说完,她把睡衣掀起,露出白皙浑圆的腹部。正要打开盖子,我阻止了。 “大嫂,平常妳那么辛苦,今天就由我来服务吧!”

我从大嫂手中接过乳液,打开盖子在手中倒上一些,然后开始在腹部抚摩。双手轻柔地由上而下,由左至右来回按摩,又绕着肚脐划圆。 我问大嫂:“这样可以吗?”她微闭双眼,点头应声道:“嗯!”掌控得宜的力道,让大嫂感到十分舒服。

她双唇微开,带着浅浅微笑,看来十分享受。 我的指尖感觉光滑无暇、吹弹可破的肌肤触感,胸中慾火不禁燃起。我不安分地把手伸进掀起的睡衣,被大嫂挡了下来。

“嗯!不行!”我不死心,目标转向下身,隔着睡裤抚着双腿间的三角地带。这次还是被无情挡了下来,大嫂微慶说道:“就说不行嘛!” 我碰了一鼻子灰,怏怏说道:“对不起。”

草草结束按摩,大嫂关灯睡下;我则回被窝里,又狠狠手淫了几回。我满脑子想和大嫂进行亲密接触,却苦无机会。我只好耐心等待,终于,机会出现了。 一天,大哥又到外地出差数日。

那夜,外头正下着小雨,昏黄的路灯照映湿滑的巷道,显得格外冷清。我刚念完书,合起书本躺在床上,却翻来覆去怎样也无法睡不着。 空气一片寂静,只听见床头闹钟“滴答!滴答!”规律走动着。

我斜眼看去,时间已过午夜,此时突然感到口干舌燥,便起身到餐厅倒水。 刚喝完水,我望向大嫂房间,心念一动,踮起脚尖慢慢走了进去。巷子里路灯灯光从窗子透进来,映在已然安睡的大嫂身上。

她朝左侧睡,身穿乳白色连身睡裙,只在腹部盖上薄被,双手紧拥一个大抱枕。大嫂果然害怕寂寞,为了寻求慰藉,她抱着枕头,当自己正抱着大哥入睡。
 

口述:大哥总不在家,我帮寂寞色嫂嫂解决生理需求

我悄悄坐上床,手伸向大嫂洁白的玉腿。嗯!摸起来还是那样光滑,如丝般舒适。屏住气,轻轻掀起裙襬,往上延伸直至大腿根部。我接着把大嫂屈起的右腿拉直,左腿维持弯曲。就凭这小动作,裙下的深色内裤便露了出来,也足够我把手伸向那里抚摸了。

大嫂的三角地带既温暖又柔软,我摸得正高兴,听见大嫂出一声轻哼:“嗯……老公…讨厌……”看来她还作着春梦呢! 我将手转移到腹部,隔着睡裙轻抚。

大嫂的腹部隆成完美的圆弧,我摸着摸着,下身宝贝开始膨胀。继续向上游走,转瞬间来到丰满的一对巨乳前。由于底下没穿胸罩,隔着薄薄的衣料,便能直接感受到弹性极佳的触感,两粒蓓蕾在刺激、挑弄之下早已硬挺。

大嫂仍酣然睡着,呼吸还是那样均匀,彷彿不知道这一切的生。我早已心痒难耐,立刻褪去下身短裤,掏出肿胀的巨根,抵住大嫂丰臀开始磨蹭起来。 大概感觉到有阵阵温热由身后传来,大嫂醒了。

她坐起身,回头看到黑暗中一个人影躺在身边,大吃一惊。“救…”她正想喊,就被我一手捂住嘴巴。 “大嫂,别怕。是我。”

大嫂听清楚是我的声音,惊道:“你…你在…在这里…干…干什么?” 我说道:“大嫂,刚才我起来喝水,关心妳才进房看看。结果看到妳睡觉的模样就控制不住,实在太迷人了啊…”话一说完,就亲吻起她的粉颈、香肩。

“你…你敢…我…我要叫人啦!”大嫂不断扭动身子,挣扎地说道。 “大嫂,我真的早就想和妳…也不知为何,全天下女性我就觉得妳最美。一见妳挺个大肚子和巨乳,我就…”我边说道,边拿起大嫂的手,往自己两腿间塞。

大嫂闪避不及,碰到我滚烫又无比粗大的小弟弟。 “不…不可以…我是你大嫂呀…啊…不要……” 这时候,我一手滑进内裤,在大嫂双腿间的花蕊搓揉着,另一手则温柔地抚摸丰满的胸部。

低下头,将挺立的乳头含在口中吸吮、啃噬。 大嫂心里一阵荡漾,她不曾经历过这些。平常大哥是直接把她按倒在床上,开始一场狂风暴雨,因此她直认为行房是件痛苦而煎熬的事情。 “别…不要…我…已经…九个月…就快生了…”大嫂推着我身体,但是双腿却不由自主打开。

我知道大嫂想要了,内心激动不已,顺手打开床头灯。微弱昏黄的灯光,大嫂双颊緋红,丰盈饱满的双乳垂在胸前,圆润的腹部高耸着,全身线条真是美极了 。 我看得出神,忍不住贴在她耳边说道:“嫂子…妳太美了…我要妳…”

大嫂还来不及开口,我二话不说把她推倒在床,扯下内裤,迅捅了进去。“呜…不…轻…轻点…”大嫂左右用力摆头,双手推着我胸膛。 我加快前后摆动的度,幅度、力量也越来越大。

我说道:“大嫂…不错喔!”她承受着撞击,香汗淋漓,娇喘道:“嗯…呜…舒服…” “舒服吗?”我又说道:“那就来吧!” 我继续用力在大嫂体内冲刺,大嫂淫荡的呻吟声越来越频繁,声调也越来越高。

经过数回合,我终于喷而出。 大嫂已疲累不堪,差点要晕过去。她突然感到一阵尿意,便吃力地起身,一手撑着酸痛的腰部,一手托住沉甸甸的腹部,扭着丰硕的屁股慢慢行走。

我看到这景象,jj又坚硬起来。大嫂觉得肚子有些胀,且比原来大了许多。但她没在意,慢慢走进厕所,手撑腰,扶着墙,勉强坐到马桶上。

我又忍不住了,趁大嫂刚起身冲水,便由后方抱住她,抓住鸡巴直入花蕊。 “啊…不…不…我肚子…好胀…啊……”大嫂嘴上这样说,却还是顺从地高高蹶起臀部,好让我的宝贝更为深入。

“怎样了?是不是要生了?”我托着大嫂腹底,明显感觉肚子略向下坠,而且变大、变硬了。 “没有…刚才…肚子…顶…顶到墙了…痛…”她上气不接下气,捧着大肚子,作势要往地上瘫倒。

“大嫂,我扶妳上床躺下。”我连忙说道。 “不成…我…走不了…肚子好疼…啊……”大嫂直接蹲在地上,手抱肚子不停呻吟。我只好吃力地架起她,半拖半拉地往床边走去。

我小心翼翼地让大嫂躺下,还在腰下垫上枕头。如此一来,本就高耸的腹部显得更大,大嫂的胴体更加性感了,由脚部望去,根本就看不到脸。

我脑中浮现一段不知是谁说的话:“好吃不过饺子,好玩不过嫂子。”后句套用在当下,还真贴切。 随着度加快,也渐接近喷边缘。终于一股热流射出,白浊的精液落于大嫂的乳房上,有些还喷到了她脸上。

我不好意思要大嫂吞下去,于是递上卫生纸,让她自行处理。 想想玩得差不多,该是收尾的时候了。于是分开大嫂双腿,再度对小穴展开最后进攻。而在大嫂失声呻吟中,双方达到高潮,我又大量射一次,才依依不舍地抽离……

我躺在大嫂身边,彼此在喘着气。我瞥见大嫂眼角闪着泪光,不知是对自己背着丈夫作这档事,感到不齿而掉泪;是许久没作得如此尽兴,喜极而泣。我把她揽入怀抱,说道:“大嫂,开心吗?我功夫应该不输大哥吧!”

大嫂红着脸,朝我胸口轻轻打了一拳,柔声道:“死相,讨厌啦!”说完又埋入我怀中。我知道,我成功了… 几星期后,大嫂生下一个男孩,大哥当上爸爸,我也升格为叔叔。

不过从此我跟大嫂建立了默契:大哥在家时,她是他的妻子,我的大嫂;但大哥不在家时,我就鸠佔鹊巢,取而代之。

大嫂说在我完成学业,离开他们家之前,她要好好和我享受,因为有不同以往的全新体验在等着她……

{蜘蛛链轮}
 
  • 下一篇: 1
  • 上一篇: 1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